歐洲議會“換血”,未來5年歐洲政經風向標
2019-05-28 11:00:33   來源:   評論:0 點擊:

 

 
2019年5月23日至26日,歐盟(European Union)28個成員國選民計劃投票選出新一屆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751名議員,同時還將改選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歐洲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主席、歐洲議會議長、歐洲央行行長、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五大職位,將決定未來五年歐盟5億人口的發展方向,因此倍受關注。自2014年第8屆歐洲議會選舉以來,歐盟內憂外患,經濟形勢不容樂觀,南北矛盾、東西裂痕加劇,恐襲陰云難消,難民危機持續發酵,英國“脫歐”陷入僵局,歐洲經濟火車頭的德國面臨經濟增長乏力困境,法國“黃背心”示威不休,民族主義(Nationalism)、民粹主義(Populism)、疑歐(Euroscepticism)勢力不斷增強,危機重重;加之歐洲選民熱情普遍不高,本屆議會傳統建制派政黨40年來的主導局面可能會被打破。5月21日,法國總統馬克龍表示,歐盟正面臨“生死存亡”,本屆選舉系1979年以來最重要的一次選舉。

歐洲議會簡介
歐洲議會(EP)作為歐盟重要的立法、監督、預算和咨詢機構,也是唯一直選的議會機構,與歐洲理事會、歐盟委員會并稱歐盟的三大支柱。歐洲議會由歐盟28個成員國的751名議員組成,任期5年,由直接普選產生,各成員國可自行決定具體的選舉方式,席位也按照各自的人口比例進行分配。當選后,議員不再按照國籍劃分,而根據各自政治立場組成跨國聯盟,以議會黨團(Europarty)的形式進行相關活動。歐洲議會負責審議通過法案以及歐盟預算案,其擁有職能相對較少,在稅收、競爭法、外交政策等很多方面僅有建議權;在貿易協議等方面,僅可批準或否決,但無權修改,其決議也往往不具強制約束力,但歐盟議員意見仍很大程度影響歐盟及其成員國的決策。2009年《里斯本條約》實施以來,歐洲議會的地位、作用和決策權力逐步擴大。

本屆議會選舉日程
5月23日:英國、荷蘭;
5月24日:愛爾蘭、捷克;
5月25日:捷克、斯洛伐克、拉脫維亞、法國、馬耳他;
5月26日:法國、葡萄牙、西班牙、比利時、盧森堡、意大利、德國、丹麥、瑞典、芬蘭、立陶宛、愛沙尼亞、波蘭、奧地利、匈牙利、斯洛文尼亞、希臘、克羅地亞、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塞浦路斯。

選情分析
選舉前的民意調查顯示,本屆歐洲議會可能變得更加分裂,主流黨團失勢,邊緣黨團得勢:親歐并主張加深歐洲一體化的兩大傳統主流黨派,即中右翼的“歐洲人民黨”(EPP)與中左翼的“歐洲社民盟”(S&D),可能40年來首次失去議會多數席位,需要聯合其他黨團才能獲得多數;諸如中間派的“歐洲自由民主黨聯盟”(ALDE),以及由綠黨、地方主義者和左翼民族主義政黨組成的“歐洲綠黨”(EGP)等較小黨團的影響力料增強;而新成立的民族主義與疑歐派“歐洲人民和國家聯盟”(EAPN),由意大利聯盟黨黨魁和意大利副總理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組建,得到德國選擇黨(AfD)、芬蘭人黨、丹麥人民黨的支持,成為最新的極右民粹聯盟,根據最新選情預測,算上英國議員,民粹政黨甚至可能獲得近三分之一的席位,成為歐洲議會的最大勢力。
選舉前夕,歐洲對外關系委員會(ECFR)分析,若疑歐議員占據33%席位,就能阻撓包括國際貿易、移民、國際政策、歐盟預算等領域歐盟政策的推進。雖然普遍反移民、反文化多元化,但諸民族主義、疑歐派政黨在諸經濟和社會政策議題方面意見不統一,且廣義上的疑歐派分屬多個不同黨團,因此其協調步調施加影響力的能力或有限,依然難以主導或者顯著影響歐洲政策方向,但其崛起可能影響主流政黨轉向更極端的政策立場。

抗議示威
2019年5月19日,本屆歐洲議會選舉前夕,歐洲多國數十萬民眾走上街頭,參加反對民粹主義及民族主義的游行,地點包括英國首都倫敦、法國首都巴黎、德國首都柏林、奧地利首都維也納、波蘭首都華沙、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等多個歐洲中心城市。
可以預見,本屆歐洲議會選舉結果公布后,親歐派與疑歐派支持者料在各地發起相關集會活動,不排除對立支持者間、警民間發生對峙沖突的可能。

選舉影響
新一屆歐洲議會可能的分裂令歐洲改革進程放緩,甚至在部分政策上造成僵局,導致歐盟政策方向的更大不確定性,使得投資者、企業、金融市場、利益集團等更難以預見立法進程的結果。
新一屆歐洲議會的意識形態構成可能使該泛歐洲大陸立法機構更難以批準自由貿易協定。與美國簽訂貿易協定的前景在歐洲尤其引起爭議。ALDE和EPP呼吁與白宮達成貿易協議,而綠黨則表示,只要美國拒絕通過《巴黎氣候變化協定》,歐盟就不應該進行談判。大多數大型黨團希望歐盟加大對中國施壓,以使中國向歐洲投資者開放市場;但通過將歐盟公司合并為大型企業集團,從而更好地與中美兩大巨頭競爭的想法仍然存在分歧。EPP支持該想法,但ALDE和S&D擔心此舉會創造壟斷,進而提高物價。
將在2021年生效的下一個7年歐盟預算可能會引起諸多爭議,尤其是在農業補貼和歐盟結構性基金等敏感問題。在大多數歐盟成員國國內政治不確定性上升之時,歐洲大陸立法機構的構成與未來也表現出不確定性。本屆歐洲議會的選舉結果料對各成員國國內政局產生影響,值得駐所在國的中資企業與在外人員持續和高度關注。可以相信的是,未來,歐洲一體化進程雖然可能放緩,但大方向料不會發生根本改變。
資料來源:安庫風險信息公司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環球評論 | 美國擬對中國3000億美元輸美產品加征關稅及應對建議
下一篇:中國貿促會會長高燕:美方霸凌主義做法嚴重踐踏多邊貿易規則

分享到: 收藏
?
球探比分苹果版下载